2017年5月1日-9月24日环保部对点名企业的问题汇总

发布时间:2018-10-02 14:54            

(标黄、标红为重点)

5月22日近期,从各督查组反馈情况看,又发现4起涉嫌自动监测数据弄虚作假及设施不正常运行的典型案件,其中唐山3起,邢台1起。

第四督查组在河北省唐山市滦南县对天津荣程集团唐山特种钢有限公司检查时发现,该公司分别设置两条稀释管路干扰烧结机自动监测数据。在除尘引风机前设置一条管道,通过吸入空气稀释原烟气;另外在自动监测采样点附近设置一条管路通入氮气,以稀释采样烟气。同时在采样平台和烟气采样管路设置两处U型弯头,严重干扰自动监测设施采样,涉嫌自动监测数据弄虚作假。

对河北省唐山市滦县金马工业有限公司检查时发现,在该公司4号烧结机脱硫设施出口烟气自动监测采样点右侧30厘米处,设有直径20厘米带有法兰盘的开孔,采样点左侧1米处设有直径15厘米的开孔,两口均未封闭,形成对流通风状态,对采样造成干扰,不正常运行自动监测设施。

在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对腾达科技有限公司现场检查时发现,当督查人员通入二氧化硫浓度为554mg/m

3

标气时,自动监测系统显示数据为294.49mg/m

3

,误差为46.8%。自动监测设施不正常运行,导致自动监测数据严重失真。

第九督查组在河北省邢台市新河县对河北超威电源有限公司检查时发现,该公司将烟尘反吹管对准二氧化硫采样点,连续反吹,稀释采样气体,经手工比对监测,二氧化硫自动监测数据仅为实测数据的50%左右,干扰自动监测设备,涉嫌自动监测数据弄虚作假。

5月22日,第二十一督查组在山东省菏泽市定陶县检查时发现,隆昌糠醛有限公司烧渣炉污染防治设施陈旧老化,出口冒黑烟;现场检测喷淋液pH值呈酸性,脱硫设施不正常运行。脱硫循环水池开裂,未采取防腐防渗措施,跑冒渗漏严重。原料破碎工序未建设污染防治设施。

5月22日,第二十七督查组在河南省焦作市温县对焦作宏达耐火材料有限公司检查,督查组抵达现场时该企业处于停产状态,但督查人员通过调取该企业用电情况显示其之前一直处于生产状态。破碎研磨工序收尘设施老化损坏无法正常使用,粉尘散落痕迹明显。煤焦油搅拌车间无废气收集治理设施,废气直排环境。

523日,第十督查组在河北省武安市检查时发现,河北新武安钢铁集团鑫汇冶金有限公司130平米烧结机12号线脱硫设施运行不正常,脱硫中控系统显示1号线脱硫pH计长期处于故障状态,2号线脱硫系统乳液泵、氧化风机和循环泵长期损坏,不能正常运行。自动监测设施显示球团竖炉脱硫设施烟气进口二氧化硫浓度为2855mg/m

3

,出口二氧化硫浓度为0,氧含量21%,数据严重失真,在线监测设施不正常运行。

5月23日,第六督查组在河北省保定市蠡县检查发现,河北一川胶带集团有限公司密炼、硫化等工序部分废气收集管道断开,VOCs废气无法有效收集,治理设施不正常运行;锅炉烟气治理设施未运行,自动监测设施擅自停运

5月24日,各督查组共发现“散乱污”企业问题3330个,其中新发现清单外“散乱污”企业655家,还包括多个未上报的“散乱污”企业集群;部分地区“散乱污”企业屡禁不止,甚至存在已被查封但仍在生产的情况:

一、新发现多个“散乱污”企业集群。督查组在北京市房山区大石窝镇发现了12家石材加工集聚区,在北京市朝阳区金盏乡发现了10余家木材加工厂,均无环保治理设施和环保手续,粉尘污染严重,均不在清单内;北京市朝阳区十里河建材市场聚集了30余家石材加工厂,均无法提供环保手续,无营业执照或注册地为异地,安装有大型切割机等大型加工设备,车间内充满粉尘,部分粉尘未经处理直接排放,粘合胶露天搅拌,VOCs无组织排放严重,车间内异味刺鼻。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县集聚了近50家清单外的紧固件等标准件“散乱污”企业,没有环保审批手续,无任何环保治理设施,加工过程中有机废气直排。督查组在河北省石家庄市晋州市发现几十家毛巾加工厂,没有任何环保治理设施和环保审批手续。督查组在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区发现10余家清单外机械加工企业,没有环保治理设施。山东省德州市平原县恩城镇赵庄村聚集了16个家具厂,其中11家未在地方排查清单内,均无环保治理设施。

二、仍有众多“散乱污”企业正在违法生产。督查组在河南省郑州市中牟县检查时发现,郑州荣成工程机械配件厂已被列入“散乱污”排查清单内,该厂的热切割工段、机械切割工段、热焊接工段、喷漆工段无废气收集处理设施,部分设施已拆除,仍在违法生产。督查组在山东省德州市平原县检查时发现,已列入清单的文虎木炭加工厂、薪火木炭加工厂和六合木炭加工厂仍在正常生产,配套的污染防治设施运行,但烟道多处破损漏气导致烟气无组织排放严重,现场气味呛人,烟囱不具备采样监测条件,无法进行日常监管。督查组在河北省邢台市清河县检查时发现,未列入清单的帅威大理石加工厂、锦钢大理石加工厂和盈瑞石材经销处正在生产,无任何环保手续,没有配备污染防治设施,粉尘污染严重。

三、擅自撕毁封条违法生产。督查组在河北省邯郸市临漳县检查时发现,邯郸市才德碳素有限公司无环保手续,机械加工设备均未安装废气收集处理设施,擅自撕毁环保局设备封条违法生产。督查组在山东省菏泽市巨野县检查时发现,国泰商砼厂私自撕毁封条,现场料堆未苫盖,存在生产迹象。督查组在河北省沧州市南皮县检查时发现,一家无名喷涂厂营业执照已吊销,私自撕毁环保查封封条违法生产。

督查组在近期执法检查中发现,个别企业还存在较为严重的环境违法行为。督查组在检查河北省石家庄市赞皇区新玻尔瓷业有限公司时发现,该企业正在对喷雾造粒干燥塔脱硫脱硝设施进行改造,但改造期间未停产。企业在没有脱硫脱硝设施的情况下,持续生产。

督查组对企业除尘设施进行检查,发现除尘控制台上赫然写着“开布袋”和“直排”两行字,而控制旋钮正是指在“直排”位置。

布袋除尘控制设施指向“直排”

检查发现,该企业将其中一个干燥塔烟道拆除,改为近地面直接排放,采用喷雾方式降低粉尘,但厂区内仍然污染严重。

拆除烟道直排口

而另一个干燥塔进入脱硫设施前的烟道顶部被开了三个孔洞,未经处理的废气从这三个孔洞直接排放,粉尘在整个厂区上空弥漫。

烟道上3个孔洞废气直排口

整个厂区上空粉尘弥漫

此外,督查组还发现河北省沧县隆鑫强力加气砖有限公司、南和县顺发建材有限公司烟气脱硫设施不正常运行,未及时添加脱硫剂,脱硫循环浆液呈强酸性。

天津太阳花暖通设备有限公司脉冲袋式除尘器没有接通电源,污染治理设施形同虚设;酸雾处理设施未运行,酸雾未经处理直排。唐山遵化市广沅装饰砖有限公司脱硫塔加药池呈强酸性,无加药记录,脱硫设施不正常运行,大量青色烟气外排。晋城市阳城县山西绿洲纺织有限责任公司15吨流化床燃煤锅炉污染治理设施不正常运行,烟囱排放口烟气拖尾严重,呈淡黄色。菏泽市郓城县泰鑫木业有限公司擅自恢复生产,2吨燃煤锅炉无脱硫设施,烟囱冒黑烟。河南新乡鸿泰纸业有限公司35吨燃煤锅炉配套的脱硫塔底部破损,部分废气无组织排放;废气自动监测设施的采样管有U型管段,分析仪进气管内有大量冷凝水,干扰监测数据。

唐山市古冶区世赫硅酸钠厂布袋除尘设施不正常运行

6月21日-22日,京津冀地区多地出现强降雨,各督查组保持工作力度不减,重点打击在恶劣天气趁机不正常运行污染防治设施排放大气污染物的环境违法行为。现场检查发现,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紫珩制釉加工厂拌料车间上料口除尘器管道断开,除尘器未运行;山东省德州市陵城区宏坤医药中间体有限公司一号反应釜车间废气未经吸气塔处理直接外排;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区益诚靓家居家具制造有限公司打磨工段除尘设施未运行。

督查组检查发现,个别企业仍然存在污染治理设施不完善或设施不正常运行等突出问题。山西省长治市山西潞宝集团晋钢兆丰煤化工有限公司的7号、8号焦化生产线,脱硫设施停运,废气未经处理,通过烟囱旁路直接排放;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金信新能源有限公司2号超白压延光伏玻璃生产线未安装除尘设施,脱硝设施停运,3号超白压延光伏玻璃生产线无脱硝除尘设施;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的淄博圣跃窑炉材料有限公司球磨机、搅拌机上料口、滚筒式干式永磁磁选机均无粉尘收集处理装置,粉尘无组织排放

河北省唐山市古冶广源灰厂的石灰土立窑属应淘汰类工艺,仍在生产,还擅自拆除窑体污染治理设施,烟气直排,成品灰出口污染治理设施管道断裂,粉尘无组织排放严重;唐山市古冶区原永宏中型轧钢厂内一无名炼钢厂拒不开门配合检查,无任何手续,3台电炉和1台冲天炉未安装废气治理设施,擅自停运电炉布袋除尘设施,烟气直排;唐山市河北永顺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唐山荣义炼焦制气有限公司焦炉烟气治理设施未运行,荒煤气未经处理直排。

6月27日,督查组检查发现,仍有部分地区的个别企业污染治理设施不正常运行问题突出。天津市宝坻区天津诺德塑胶有限公司塑料PET压延工段未建设挥发性有机物(VOCs)治理设施,有机废气经集气罩收集后直排;廊坊市霸州胜芳福兴精诚金属制品有限公司酸洗工段废气收集处理设施未开启,收集设施管道破损,酸雾无组织排放严重;沧州市黄骅昌兴包装有限公司2台熔炉布袋除尘器和酸洗工段酸雾吸收塔停用;山东省滨州市惠民县山东惠民明洋木业有限公司导热油炉脱硫除尘设施闲置,喷淋循环泵未开启.

根据6月28日至7月2日督查情况,仍有个别企业污染治理设施不正常运行的问题突出。督查组发现,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唐山陶瓷马家沟耐火材料制品有限公司镁砖隧道窑的脱硫除尘设施停运,烟气管道被拆除,废气直排山东省滨州市山东久兴安化学有限公司活性翠蓝车间废气吸收装置碱液罐喷淋液呈酸性,引风机管道腐蚀严重,尾气逸散,2吨燃煤锅炉除尘设施停运,热风炉未安装脱硫设施。河南省焦作市博爱县强力车轮制造有限公司酸洗磷化车间污染治理设施未运行,涂装工段废气无组织排放严重。山西省太原市古交市山西一一煤气化集团有限公司擅自拆除自动监测设备,脱硫塔未改造完成擅自投入生产,废气直排,炼焦荒煤气和卸焦工段粉尘无组织排放。

据7月3日至7日督查情况,污染治理设施运行不正常问题依然突出。督查组检查发现,河北省沧州市吴桥县龙桥群青加工厂擅自停运煅烧工序12座炉窑的脱硫除尘设施,2台燃煤锅炉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烟气直排;山西省阳泉市平定县晋源炭素制品有限公司煅烧炉未安装脱硫除尘设施,烟气直排,提升机进料口无除尘设施,粉尘无组织排放;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山东菏泽福林木业有限公司的一条制胶生产线无环保手续,未安装废气治理设施,胶合板车间砂光工段无粉尘治理设施;河南省焦作市沁阳市卓强耐火材料有限公司原料破碎工段未安装粉尘治理设施,回转窑窑头废气无组织排放严重。

督查组对天津市东丽区一家无名自行车配件厂检查时,企业临时停产,工人紧急撤离,现场负责人拒绝提供相关信息。河北省石家庄市新乐市迪美佳鞋厂正在生产,督查人员出示执法证后,仍拒绝接受检查。石家庄市元氏县梁特家具厂拒不配合现场检查,将督查人员反锁在喷漆车间内长达20分钟。督查人员在与邯郸市临漳县河北辰邦家具有限公司沟通等待20分钟后,仍拒绝接受检查。河南省鹤壁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的富准精密电子(鹤壁)有限公司拒绝督查组现场检查。

根据7月4日至9日督查组检查情况,共发现存在挥发性有机物(VOCs)治理问题的企业232家。其中典型问题有,北京市怀柔区瑞奥电气(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浇注车间,河北省石家庄市的石家庄厚诚防腐保温工程有限公司、长安正大塑料制品厂和石家庄亚飞包装材料有限公司注塑工段,唐山市胜利油脂化工有限公司机油罐装、混料、导热油炉加温混料工序,保定市高阳县河北水花花节水灌溉设备制造有限责任公司聚氯乙烯树脂熔化工段,山西省晋城市阳城县侨枫瓷业有限公司、华美陶瓷厂和盛满福陶瓷厂烤花窑,河南省新乡市卫辉县河南上友建材有限公司热熔工序,均未安装挥发性有机物。

根据7月8日至10日督查组检查情况,共发现存在污染治理设施运行不正常问题的企业109家。其中典型问题有,天津市宝坻区天津嘉诺缘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烟气通过旁路直排。河北省石家庄德孚防水材料厂沥青熔融工序未安装废气治理设施,浸油、涂油车间有机废气无组织排放严重。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太原冠龙铸造有限公司中频炉、抛丸工序未安装废气治理设施,烟气直排。山东省德州市山东蓝德健身科技有限公司喷塑废气及塑粉未经有效收集处理,直接排放,烘干工序无挥发性有机物(VOCs)治理设施,有机气体无组织排放严重。河南省安阳市海燕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内黄县义诚祥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和安阳阳之光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三家企业的生产线进料、粉碎搅拌、造粒工序均未安装废气治理设施。

根据近一周(7月12日-18日)督查组检查情况,共发现挥发性有机物(VOCs)治理问题279家,占检查发现问题的44.9%。其中河北省唐山市有33家,为上周发现挥发性有机物(VOCs)治理问题最多的城市。督查组检查中发现,唐山市部分地区涉气重点行业未安装挥发性有机物(VOCs)治理设施问题较为突出,唐山唐丰工业防护制品有限公司、唐山仝亿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唐山鑫惠丰重工冶锻有限公司、玉田县万达橡胶制品有限公司、唐山华丽联合新型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丰润区祥泰塑料有限公司、丰润区佰思克环保设备厂、丰南区宏通陶瓷配件厂、丰南区钱营镇崔淑艳板材加工厂、唐山大隆机械制造有限责任公司等33家公司(单位)均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有机废气直排。

  根据近一周(7月12日-18日)督查组检查情况,共发现唐山市涉气“散乱污”问题企业26家,位居上周检查发现涉气“散乱污”问题企业总数的第二名。其中丰南区唐山腾威机械有限公司、遵化市新丰塑料制品有限公司、遵化市稷丰矿山机械厂、玉田县鸦鸿桥镇玉丰机电制造有限公司、玉田县鸦鸿桥镇草桥头村塑料造粒厂、玉田县窝洛沽镇星泽机械厂、丰南区王兰庄镇西杨庄李久成轮胎厂、赵贺福机械加工厂等8家公司均无环保手续,未列入当地“散乱污”清单内,没有安装VOCs治理设施,有机废气直排。

《河北省扬尘综合整治专项实施方案》要求,2017年全省所有建筑工地的扬尘专项整治达标率应达到95%以上。督查组随机抽查结果显示,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40家建筑工地,达标率仅为40%;衡水市冀州区的16家建筑工地及保定市竞秀区、莲池区的9个混凝土搅拌站,均未达标;唐山市路南区、路北区的10家建筑工地,达标率仅为30%;沧州市新华区、运河区的6家建筑工地,达标率为50%。

据督查组近日检查的情况,河北省、河南省部分地区仍存在挥发性有机物(VOCs)治理完成情况虚报、进展缓慢的问题。

  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需在今年10月底前完成6家挥发性有机物(VOCs)排放重点工业源治理任务,督查组随机抽查5家,有3家尚未开展治理工作。

  河北省保定市清苑区需在今年10月底前完成36家挥发性有机物(VOCs)排放重点工业源治理任务,目前34家尚未启动深度治理工作;督查组随机抽查发现,保定华威汽车部件制造有限公司正在生产,涂装车间粉尘和VOCs治理设施停运,注塑车间未安装VOCs治理设施;保定宏达胶辊有限公司和保定农药厂尚未制定VOCs整改方案。

  河北省沧州任丘市需在今年10月底前完成23家挥发性有机物(VOCs)排放重点工业源治理任务,目前仅完成治理4家,进展缓慢;督查组抽查已上报完成整治企业,发现河北天兴油墨有限公司尚未通过VOCs整治验收,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华北石化分公司的2个油气回收装置存在非甲烷总烃浓度超过河北地方标准10倍以上。

  驻河南省濮阳市督查组随机抽查濮阳县上报已完成挥发性有机物(VOCs)治理情况发现,林氏化学有限公司和濮阳市林海特种设备制造防护有限公司2家公司尚未完成治理。

驻河南省开封市督查组随机检查上报已完成停产整治的“散乱污”企业时发现,开封市金辰汽车装饰有限公司正在生产,高温模压工序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废气无组织排放严重。

驻山西省长治市督查组检查发现,山西澳瑞特健康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喷漆工段、潞城市光阳石灰有限公司塑料熔融造粒工段、潞城市大成化纤有限责任公司拉丝覆膜造粒熔融等工序、潞城市远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拉丝覆膜熔融工序、天脊集团塑料有限公司拉丝覆膜熔融工序、山西潞安环能煤焦化有限公司焦氨分离工段和脱苯工段、山西潞宝集团焦化有限公司焦氨分离工段和脱苯工段、山西易通环能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烤漆工序正在生产,均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有机废气直排;长治市神通防爆电机修造有限公司喷漆房有机废气直排,督查组抵达现场后,临时开启污染治理设施。

  驻河南省鹤壁市督查组检查发现,应于今年6月底前完成整治的经济技术开发区百运佳印务有限公司油墨生产车间仍未安装挥发性有机物(VOCs)治理设施。

督查组在山西省长治市检查发现,首钢长治钢铁有限公司正在生产,粗苯工段、苯罐装卸口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废气直排;襄垣县长治市宇邦木业有限公司正在生产,涂胶热压、喷漆烤漆工序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有机废气直排。

  督查组在山西省晋城市检查发现,晋城凤凰实业有限责任公司印刷厂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

已完成整治的河南省安阳市尝有福食品有限公司正在生产,经检测脱硫设施脱硫剂pH值为5-6之间,废气未经处理直接排放;滑县河南四方门业有限公司正在生产,喷涂车间废气治理设施部分被拆除,调漆房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喷涂废气未经处理直接排放。(9月5日通报)

部分地区仍有清单内小锅炉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正在使用或有生产迹象。天津市津南区天津亚兰化工有限公司生物质锅炉未安装除尘设施;河北省石家庄市无极县河北沃霖田肥业有限公司、河北冀中肥业有限公司生物质锅炉未按要求安装布袋除尘器;山西省晋城市泽州县晋城市山宁管业有限公司、泽州县绿森林乡村庄园、陵川县鸿生花园等11个点位存在小锅炉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正在使用或有生产迹象;山西省晋城市泽州县山西晋煤集团泽州天安壁盈煤业有限公司2吨燃煤小锅炉采取水浴除尘,未按要求安装布袋除尘设施;山东省聊城市茌平县嘉木板材有限公司生物质锅炉采用脉冲式除尘器,未按要求安装布袋除尘设施。(9.10)

一、部分地区挥发性有机物(VOCs)整治存在虚报完成情况。上报已完成整改的河南省开封市尉氏县长龙橡胶制品厂,硫化车间硫化成型机安装了光氧催化机,但硫化罐顶部未安装集气设施,硫化过程中产生的非甲烷总烃直接排放。

  二、部分地区仍有企业尚未开展整治工作,违法排污严重。已列入治理清单的山西省阳泉市山西建工申华暖通设备有限公司喷漆房、河北省邢台市清河县河北贵航鸿图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胶条挤出机、河北省邢台市新河县邢台众力汽车配套有限公司涂装工序、河南省开封市通许县明阳实业有限公司配料工序正在生产,尚未开展整治工作,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废气无组织排放。

三已列入治理清单的河北省沧州市东光县华泰塑料有限公司3台注塑机、河南省鹤壁市永兴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喷漆房、河南省鹤壁市双信矿山机械有限公司喷漆车间、鹤壁市四达矿山设备有限公司喷漆车间未生产,河北省保定市蠡县保定恒基输送设备有限公司存在露天喷漆现象,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

部分地方挥发性有机物(VOCs)整治不彻底现象突出。已列入治理清单的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林涛塑料制品有限公司、玉田县盈辉塑料制品有限公司已安装污染治理设施,但生产区域未密闭,废气无组织排放。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唐山福春林木业有限公司压板车间污染治理设施无加药剂记录,制胶工序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有机废气未经处理直接排放。山东省济南市济阳县济南金百利包装用品有限公司正在生产,集气设施不能完全收集印刷工序废气。山东省济南市高新区山东法因数控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正在生产,已购置污染治理设施,尚未安装,废气直排。

山东省聊城市高唐县山东祥进汽车配件有限公司未按环评要求在注塑、挤出工段安装集气罩,仅在加热熔融工段安装集气罩,有机废气无组织排放

一、部分地区小锅炉淘汰改造仍存在虚报完成情况。督查组抽查各地上报已完成淘汰改造的小锅炉情况时发现,共发现7个具体点位存在虚报完成情况。上报已取缔完成的河北省保定市顺平县保定鼎泰纸业有限公司、保定达亿纸业有限公司、定州市砖路镇敬老院、邢台市平乡县节固第五小学、山东省济宁市泗水县华村镇大黄沟乡段元鑫板皮厂的燃煤锅炉尚未拆除,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县南关二铺西街杨家馒头房锅炉正在使用;上报已完成整改的河北省定州市农商行明月支行、定州市农商行砖路信用社、邢台市清河县米波尔纸业有限公司将燃煤锅炉改为生物质锅炉,但未按要求配备布袋式除尘器;上报已完成整改的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县大名红十字会在燃煤锅炉上加装一台醇基燃料燃烧设备,原燃煤锅炉未拆除,未封堵原煤炭进料口,整改不彻底。

  二、部分地区仍有清单内小锅炉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正在使用或有生产迹象。已列入当地燃煤小锅炉淘汰改造清单内的山西省晋城市伊健食品有限公司、晋城市孟达水泥制品有限公司、泽州县中昊工贸有限公司、长治市沁县山西唯思可达天然饮业有限公司、沁县碧中海商务酒店有限公司等14家企业(单位)的燃煤锅炉仍正在使用或有生产迹象,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废气直排。已列入当地燃煤小锅炉淘汰改造清单的山西省晋城市强峰工贸有限公司、泽州县会鑫建材厂的燃煤锅炉正在使用或有生产迹象,废气经水喷淋后排放。河北省邢台市威县河北久源纺织有限公司生物质锅炉废气经水浴后排放,未按要求安装布袋除尘设施。河北省邢台市河北和众纺织有限公司、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县山东民生新能源有限公司将燃煤锅炉改造为生物质锅炉,未按要求安装布袋除尘设施

  三、部分地区仍有燃煤小锅炉未列入当地淘汰改造清单。北京市昌平区北七家镇东沙各庄村范兴兵干洗店有1台1.5吨和3台小型燃煤锅炉,锅炉有余温,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未列入当地燃煤小锅炉淘汰改造清单;河北省辛集市世腾化工有限公司15吨燃煤锅炉正在运行,未列入当地燃煤小锅炉淘汰改造清单;山西省太原市晋源区祥和旅馆有2台15KW燃煤热水炉和1台0.12吨燃煤锅炉,其中1台15KW燃煤热水炉正在使用,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均未列入当地燃煤小锅炉淘汰改造清单。

河南省鹤壁市鹤山区鹤通新型建材厂原料露天存放,散煤堆放未苫盖,未采取防扬尘措施。河南省焦作市山阳区宁郭木板加工厂车间未密闭,周边积尘严重,整改措施未到位。

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唐山贵邦陶瓷有限公司彩瓷加工厂现场检查时未生产,烤花窑有余温,有近期生产迹象,整治方案要求废气先经喷淋水洗降温后、挥发性有机物再经UV光解后达标排放,检查时发现该企业未安装喷淋降温设施;开平区唐山一元碗业餐具消毒有限公司现场检查时未生产,有明显生产痕迹,生物质锅炉有余温,未安装脉冲式布袋除尘器;唐山市开平区利帅陶瓷原料加工厂球磨机温度很高,有明显生产迹象,未经相关部门会审签字同意擅自恢复生产;唐山市开平区双德瓷厂现场检查时未生产,电窑温度较高,大部分窑内有产品,有明显生产迹象,除尘设施尚未安装完全;唐山市国亮特殊耐火材料有限公司现场检查时未生产,镁碳砖车间烘干窑有余温,有明显生产迹象,未安装挥发性有机物(VOCs)治理设施和脉冲式除尘器

河北省石家庄市井陉县鑫峰冶碳有限公司企业未完成整改,擅自恢复生产,督查组现场调取脱硫脱硝设施自动监测数据显示,2017年9月14日0:00时至9月15日9:00时在线监控数据SO2污染物超标排放;井陉县石家庄华泉工贸有限公司现场检查时未生产,生产车间未安装除尘设施,手触电机有余温,生产车间堆放大量刚生产的产品,有生产迹象。

督查组对河北省保定市顺平县永固新型建材有限公司现场检查发现,该公司窑炉正冒黑烟,委托当地环境监测站现场取样监测。根据监测报告显示,窑炉外排废气中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排放浓度分别为98mg/m3、 555mg/m3、258mg/m3,分别超标230%、85%和29%。

山西省晋城市阳城县获泽涂料有限公司正在生产,腻子粉车间除尘器已损坏,未正常运行,搅拌车间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废气直排。晋城市阳城县寅皓陶瓷厂、阳城县瑞鑫琉璃瓦厂的燃煤推板窑正在生产,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废气直排。晋城市阳城县山西阳城阳泰集团西沟煤业有限公司正在生产,1台1吨的燃煤锅炉正在运行,脱硫设施碱泵运行不正常,未安装除尘设施,废气直排。

 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区刁镇德亮铸造厂熔炉、喷砂、抛丸工序已安装除尘器,但抛丸工序的除尘器有破损,现场用塑料布包裹,现场未能提供布袋除尘器的布袋采购收据、更换记录等信息。

河南省开封市祥符区杜良乡大门寨村一家无名窑厂的隧道窑正在生产,脱硫塔主体破损,碱液循环管道破损有漏液现象,现场无脱硫剂使用台账记录,废气未经处理直接排放。

仍有部分地区涉气“散乱污”企业未完成整改,存在违法生产或有生产迹象。当地镇政府分别于6月20日和7月27日两次向河北省衡水市景县留智庙镇景县隆鑫塑料制品厂下达停产取缔通知书,该厂擅自撕毁封条违法生产,无环保手续,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废气直排。

天津市荣亨集团有限公司正在生产,铸造车间污染治理设施不正常运行,四台抛丸机粉尘直接排放。河北省沧州市青县河北美伦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抛丸机的除尘设施布袋损坏未及时更换,粉尘无组织排放严重。山西省长治市郊区金鹰装饰材料厂正在生产,新型水性环保建筑腻子产品生产线的干混工段和包装工段除尘设施不正常运行,粉尘直排。河南省开封市金金建材有限公司砖瓦窑正在生产,脱硫除尘设施未运行,脱硫塔循环水池无循环水,风机及循环泵均未运行,废气直排。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渝溪建材有限公司正在生产,未安装自动监测设施,配备的脱硫设施未运行,废气直排。

三、工业企业扬尘治理设施不正常运行现象较为普遍,督查组共检查发现91家企业存在扬尘治理问题。北京市朝阳区北京市高强混凝土有限责任公司、天津市北辰区天津天盈新型建材有限公司、天津市宁河区亿城精铸有限公司、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区大河东方爱华铸造厂、河北省唐山市滦县唐钢(唐山)美锦煤化工有限公司、河北省廊坊市大城县廊坊三利保温材料有限公司、河北省沧州市东光县唐山三友集团东光浆粕有限责任公司、山西省太原市娄烦县太原钢城企业公司尖山劳动实验总厂、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山西豪歌商贸有限公司、河南省郑州巩义市鹏达耐火材料有限公司、河南省安阳市龙安区龙泉镇富民石英砂岩矿、河南省新乡辉县市顺和钙业有限公司等公司未安装除尘设施,粉尘无组织排放严重。

山西省太原市清徐县集义乡迪辉公司正在生产,回转窑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窑尾烟气无组织排放。

天津市天矿电气设备有限公司的金工车间正在生产,存在露天喷漆现象,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废气直排。

二、工业企业扬尘治理设施不正常运行现象较为普遍,均未安装除尘设施或防扬尘治理措施不完善,粉尘无组织排放严重。从城市来看,山西省太原市、晋城市和河南省鹤壁市最多,分别有26、18和17个。

  三、仍有部分企业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废气直接排放。上周督查组共检查发现124家企业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其中有33家企业正在生产,19家企业未生产,但具有明显的生产迹象。从城市来看,山西省晋城市、天津市和河北省邢台市最多,分别有20、13和13个。

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区河北奇特包装有限公司制膜、复合工段正在生产,车间内有强烈刺激性气体,有机废气通过排风扇直接排放;沧州河间市畅通胶管有限公司已建成废气治理设施,但废气收集设施不完善,无法有效收集废气;沧州任丘市奥克橡胶制品有限公司2台硫化机正在生产,但工艺废气收集不完全,车间内存在烟雾现象,异味较浓,废气治理设施只有维护记录,无运行记录;邯郸市磁县邯郸市隆泰化工有限公司仍有2台油漆搅拌机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

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菏泽市中亚新型建材有限公司正在生产,隧道窑焙烧烟气仅采用重力除尘,物料露天堆放;

各小组采取“驻点督导、机动支援、工休错时、昼夜结合”的方式,秉承“三不三直”的理念(不打招呼、不定时间、不听汇报,直奔现场、直接排查、直取证据),以查准查实问题为落脚点,依法依规文明规范督查。同时,他们充分运用奥维地图、热点网格等信息化手段精准定位,对督查区域合理安排督查路线,提高工作效率。他们每日晚上通过视频会议研讨总结发现的问题和工作情况、制定次日工作计划,各小组日均工作时间超过16个小时。

  他们还利用“微信群”“QQ群”等现代信息交流工具,实时调度通报各小组工作情况,统一认定尺度,相互沟通信息、释疑解难,在督查组内营造比学赶帮超的浓厚氛围,全面排查“散乱污”企业清理整治进展情况清单,日均核查点位数保持在160个左右。

  在完成基本任务的同时自我增压,结合“12369举报信息”、“高架源排放情况”对涉气重点企业进行突击检查,确保重点行业实现达标排放。

Copyright © 2018 武汉流光设备有限公司 鄂ICP备180168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