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工厂」彰显一个企业的社会责任,这不是靠广告和吹牛可以获得的|Sisy Big Bang

发布时间:2018-09-19 23:08          

这一期的「一点一滴」将围绕「绿建筑」,介绍一些在台湾非常著名的高科技公司的厂房,让大家知道,在节能减排上,哪些企业值得信赖

例如,台湾半导体产业里的「领头羊」台积电、大数据领域硬件最著名的台达电子、还有在苹果问世前几乎横扫全欧洲的笔记本品牌华硕……这几家企业有一个共同的特质,就是充满了对环境节能减碳的高度意识。

在政府法规还未出台、外界还没有那么理解节能减碳的概念时,他们就一点一滴地盖起了绿色厂房。

台积电晶圆15厂曾入围「2014世界建筑节设计奖」

关于「绿建筑的评估制度,美国有 LEED,台湾有 EEWH,主要的生态标准包括节能环境、节能资源、材料减废、室内环境与创新设计等。两个标准因地制宜,略有不同。

考虑到台湾地小人稠,且下半年时常下暴雨的特点,专门负责台积电新厂规划的庄子寿决定综合美国和台湾的「绿建筑评估制度,建造节能减碳的绿色厂房。

庄子寿告诉时任台积电董事长的张忠谋,台积电每盖一间厂房,就会发生与民抢水抢电的状况,毕竟厂房运作需大量能耗,会导致周边居民的正常生活受到影响。

很多人认为,以台积电创造的生产总值和在台湾的地位,大可不必做任何对环境的承诺,毕竟台湾历任领导者都想办法讨好他们,更不会限制其用水用电。但张忠谋却不是这种态度,他认为农民有农民的苦,民生应该有民生需要用的水电。

比起财富,张忠谋更重视企业的良心

正是建造绿色建筑的决心,才有了台积电位于竹科的晶圆 12 厂第 4 期的厂房。它的外观是低调的灰色、黑色,还夹带着红色的镶边,看起来简约、现代,同时兼具质感。

大楼的正前方有一座大型的太阳能系统,能随时跟着日照的角度变换方向。一旁还有三座混合型路灯,可以将风能、太阳能转为电能,促使 LED 灯发光。

厂房内部还设有一面跨两层楼、高 7.2 米、宽 4.1 米的绿色植生墙,种有 10 多个种类、2300 多株台湾原生类植物。由于植生墙靠近玻璃窗,植物可以使用天然的阳光进行光合作用。

工厂的楼顶同样令人惊叹,有一大片舒服惬意的绿色草坪,休憩之外还可以改善「热岛效应」,不时还会引来一些鸟类。另外,草坪的角落里还设有试验性的太阳能装置,虽然实际发电量不高,却蕴含了不少想象空间。

绿色植物墙,增强人与自然的互动

在省电方面,台积电也有独特之处。

他们在大楼的一楼门禁旁设立了醒目的楼梯,意在鼓励大家多走路,少搭电梯。

不过,说到省电妙方,就不得不提每个员工工位灯座下的金属拉线,可自行控制自己区域的照明人走即关,这样就不会因为少数人而浪费大量的公共区用电。

办公室的照明灯都配有独立控制的金属线

除了照明,办公区的中央空调也有节能舒适的设计。

他们在办公区的部分区域设置了空调的自动控制按钮,按需启动,不影响周遭空调的运作,这样可以将整个控制中心的负载降到最低,同样避免了整个大区域空间内的浪费。

在新厂房的规划中,他们还运用了一些可再生能源,架设一些实验性的电力装置,例如太阳能发电,这些电力会并回办公室的电网里,直接为办公服务,不足的部分再由城市电力补足。

物理感应器自动控制灯具和空调开关

由于竹科这个地方经常面临限水缺水,水资源管理相当重要,所以这栋建筑将冷凝水和雨水集中后再回收利用,作为景观浇灌和生态池使用,并与人的饮用水系统分开处理。

在耗能大宗的工厂,可以更进一步看到绿建筑发挥的功力。其楼顶上布满一根根粗大的管线,曲折蜿蜒,分门别类出 25 种不同形态的制程回收用水,可以节省超过一半的自来水消耗,每年还可回收再利用 440 万吨排水。

值得一提的是,原本浑浊的研磨废液经过处理后可以如清水一般透彻,之后进入回收系统,再到区域水场,从而浇灌一墙之隔的生态池里的乔木、灌木以及水生植物。

此外,利用回收水源还可以营造溪流的动态感,而水中的生态岛屿可以隔离人的干扰,吸引动物进驻。

将永续环保的概念融入整体规划

「绿建筑」很贵吗?台积电的经验是只增加不到 1% 的建造费,却比传统工厂节省 20% 的能源,而且他们非常愿意将经验技术分享给社会大众。

除了台积电,以做大数据硬件闻名的台达电子也是「绿建筑」的典范。

这家公司曾发明了一套对医院急诊室和工厂都至关重要的「不断电系统」,想必很多人都知道,但它的创办人叫郑崇华,或许鲜有人知晓,他很低调,虽然已经退休了,但还是广受各方赞誉。

早在 2005 年,美国的前副总统 Al Gore(艾伯特·戈尔)拍《不愿面对真相》的时刻,郑崇华就让台达电子进入了「绿色工厂时代,并想尽各种方法让工厂的每一处地方都不伤害土地。

郑崇华认为人类改变大自然绝不是成就,而是浩劫

台达电子 2005 年 8 月落成完工的台南厂就是台湾第一座绿色工厂,不同于一般方正建筑,台南厂的外观一度让人以为是热带五星级观光旅馆。

工厂大门的户外玄关看似美丽的近代折板雕塑,其实运用了隔热的双层钢板,一方面有遮阳挡雨的实用功能,另一方面也是最好的环保节能示范。

建筑师以凸角设计层层退后,既创造阴影缓解台南的酷热,也串联绿地让昆虫鸟类自在挪移。

台达电子的台南厂

走进大厅,视野直通蓝天,深开窗的设计自然形成屋檐,天井带入自然的采光,过多热量的负面效应也被低辐射的玻璃阻挡了,且散热快,可以省下 10% 的空调能源。

从一楼到四楼,整栋绿建筑到处都种有植栽,终年长青,这使得室内的空气质量远高于一般厂房办公区。

工厂楼顶设有空中花园,摆放了 21.6 千瓦的太阳能光电板,每年发电总量据说可达 26000 千瓦时。花园本身也是超低维护的规划设计,几种简单的台湾原生类植栽,运用巧思,不但能多吸收二氧化碳,还能降低建筑屋顶的热负荷。

这些都是郑崇华的骄傲。台达电子甚至快速复制这种成功经验,用绿建筑的模式打造在斯洛伐克和印度的生产基地。

位于顶楼的太阳能光电板

郑崇华的环保眼光让不少企业甚至先进国家的领袖折服,但他却谦虚地说,这只是源自创业初期的切肤之痛。

上世纪 70 年代,台达电子开始做外销,常常遭遇无缘无故的停电。因为当时他们的经济成长很快,每年的能源需求要增加 7% 左右,附近老百姓能耗不足、被停电就会抱怨投诉。

所以,2002 年 11 月,台达电子南部厂区租约到期后,他就毫不迟疑要做绿建筑,并立志打造一个兼具生态、节能、减废、健康等多重概念的绿色教育实验厂,以此摆脱电池厂房过去给人高耗能、高污染的形象。

深开窗的设计散热快,省下10%的空调能源

由于不局限框架,工厂四周破天荒地挖了天沟,左右两侧各有一条带状采光井,包括阳光、空气、雨水都可以自然导入到地下室,得到充分的回收利用。

值得一提的是,几乎全区的雨水都能回收,包括屋顶和露台,一年回收的量保守估计是 4100 吨左右,足够工厂使用约 3 个月

台达电子还在地下室设了超过 20 支的一氧化碳侦测器,只要一氧化碳过量,系统就会自动开启排风机,如果空气质量较好就不开启,可以说是备而不用

其他企业的办公厂房则是直接设置定时,在车流量大的上班时间准时启动通风排气系统,而不是在客观评估完空气质量后再决定是否开启。这样的话,按两台排气系统计算,就会产生将近 50 万的耗电量。

台达电子鼓励员工多步行,少用电梯

这座占地 1.89 公顷的绿工厂,外加前后三处生态水池和植物集合住宅,每年可为 3500 只鸟类及 35 万只昆虫提供所需的食物。

不仅如此,工厂外围种了 18000 多棵植物,每年可吸收 4000 多吨二氧化碳,相当于 31 万辆 1800CC 汽车的排放量。

相较于附近厂房每平 8 万的建造成本,台达电仅用了高出一两成的费用,就为企业每年节省了 180 万的电费和 50% 的日常用水,而建材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也降低 15.7%,总节能效果高达 30%,彻底呼应了郑崇华的环保理念。

郑崇华常说:「近百年来,人类发展工业及各种活动,其实已经对自然环境造成了严重的冲击。」打造真正「绿建筑」的效应不言而喻,但其背后除了企业善尽的社会责任,更多是对下一代无形且深远的教育。

台达电子南科二期厂房

第三个典范企业是华硕,虽然它已不如当年那么风光,但早在他们还风光的时刻就已经做到「碳足迹」。

华硕鼓励所有员工少坐电梯,尽量步行,他们上下班刷卡不是考勤,而是记录每个人总共爬了多少楼梯,是计量的,人事处也会每个月通知员工相应的爬梯数据。

走进华硕的总部大厅,有两件艺术装置引人注目:一个是「蒙娜丽莎的微笑」,它是用回收的主机板做成的;还有一个是奔牛,它身上覆盖的「战袍」、嘴里衔着的玫瑰花也全都是废物利用的成果。

这无疑是一间重视设计同时与地球亲善的科技企业。

用回收的主机板做成「蒙娜丽莎的微笑」

在这个讲究低碳经济的时代,没有什么材质比竹子更环保了,既可以吸收二氧化碳,还拥有超高的经济价值,且相对于木材,它的循环周期短,三四年就可以再种植、再利用。

华硕曾用竹子设计了一款笔记本电脑,还因此被《时代》杂志评选为「百大绿色设计」。

华硕董事长施崇棠说:「把绿色当作一个很重要的创新,这就是一个 CEO 该关注的。」

他们从 2000 年开始认识到绿色的重要性,2004 年就开发出了台湾第一片无铅主机板,在环保领域几乎年年获奖。

为了取得「碳足迹」认证,华硕花费一年时间层层盘查 2000 家供应商,借以掌控二氧化碳的排放量,自己更得以身作则,事无巨细,全面设法减排。

华硕推出的竹子系列笔记本

在绿色领域耕耘 10 年,华硕领先坚守的绿色理念已经到了收割的时候。

施崇棠感慨:「早期我们投入的时候,内部也会有很多挣扎。如果要比别人更早一点投入,那就会有很多部分需要权衡,包括价格、竞争力等。但从先来者的角度看,这个已经开始变成一个武器了。」

确实,「绿建筑」只是第一步,下一步就是绿园区、绿城市,这些都可能成为气候变迁年代里最强大的竞争力。

一个企业的社会责任不是靠广告打出来的,也不是靠公关宣传出来的,更不是靠吹牛夸出来的,而是靠「一点一滴」。


更多文茜视频


- 商务联系 -

魏小姐


Copyright © 2018 武汉流光设备有限公司 鄂ICP备180168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