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丨论方圆:浅谈可得利益损失的“损益相抵规则”

发布时间:2019-02-06 01:50    

《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规定,人民法院在计算和认定可得利益损失时,应当综合运用可预见规则、减损规则、损益相抵规则以及过失相抵规则等。

一、“损益相抵规则”概述

杨立新教授将损益相抵定义为赔偿权利人基于发生损害的同一原因受有利益者,应由损害额内扣除利益,而由赔偿义务人就其差额赔偿的债法制度。

应用该定义,在计算和认定可得利益损失时,当守约方因损失发生的同一违约行为而获益,其所能请求的赔偿额应当是损失减去获益的差额。该规则对于最终确定违约方的损害赔偿数额具有限定作用,旨在确定受害方因对方违约而遭受的“净损失”。

二、“损益相抵规则”的理论基础

通说认为,“损益相抵规则”始自于罗马法,但事实上,罗马法在确定损害赔偿数额时将所获利益与损害加以平衡的做法仅局限于极个别案件中,尚未形成裁判规则。损益相抵真正发展成为一项损害赔偿法上的规则源于19世纪的日耳曼普通法。

“损益相抵规则”的理论基础可以分为两种,一为“差额说”,另一为“禁止得利说”,两种学说的主要区别在于确认损益相抵的理论着眼点不同。

依据“差额说”,损害是受害人损害事件后的整体财产状况与假设损害事件未发生受害人所应有的整体财产状况经比较所得出的差额。由此,在确定损害赔偿数额时,应将受害人所有的利益与损害加以考量,扣除由损害事件给受害人带来的利益。“差额说”这一理论直接影响了《德国民法》第249条“负损害赔偿义务者,应回复其发生赔偿义务之事由未发生前存在之状态”的制定。

法国法和英国法则是基于“禁止得利说”而确认损益相抵,“禁止得利说”认为,损害赔偿旨在填补损害,故赔偿应与损害大小一致,不可少亦不能多。基于该理论,被害人不得较无损害事故发生时更为优越。

在我国古代法律中,损益相抵的适用也较为普遍。《唐律》《宋刑统》《明会典》和《清律》中,均明文规定了“偿所减价”制度,即赔偿损失扣除所受利益后的差额。这一制度正符合“损益相抵规则”的基本原理。

对于我国现今在适用“损益相抵规则”时采何种理论依据,无论是法学理论还是实务操作层面,均未有明确的主张。在这个问题上,杨立新教授认为应采用“禁止得利说”作为适用损益相抵的依据,这是因为,该理论不仅符合民法的公平原则,更是完整地体现了侵权责任法补偿基本功能的要求,符合立法的基本宗旨,同时在实务中也更加便于理解、掌握和操作。

三、“损益相抵规则”的法律特征及构成

“损益相抵规则”有如下几个法律特征:第一,损益相抵是一种债法制度,除违约之债外,还适用于侵权之债、不当得利之债、无因管理之债等需要确定损害赔偿责任的场合。第二,赔偿权利人所受损害和受有利益基于同一原因。第三,可扣除的受益以发生的损害额为最大限度,即使受益超过损害,赔偿义务人也不能向赔偿权利人请求返还超过部分。第四,损害带来的损失和受益在外部形态上可以用数量或者法律规定额度加以计量。

在其构成上,应具备三个要件:

(一)损害赔偿之债成立

不构成损害赔偿之债的一些所得利益,均不得适用损益相抵。例如买方因卖方交付货物品质不合格,而请求减少价金时,卖方不得以买方将货物售出时价格未受影响为由,主张适用损益相抵。再比如,对于盗赃、文物等一些特殊物,在所有权人请求返还原物时,相对人不得以帮所有权人减轻费用为由主张损益相抵。这类返还原物行为,与因侵权、合同无效等而产生的返还原物不同,不构成损害赔偿之债,不得适用“损益相抵规则”。

(二)须受害人受有利益

这里的利益既包括积极利益,也包括消极利益。前者为受害方现有财产的增加,后者指受害方应减少的财产未损失。

(三)损害事实与所得利益间具有因果关系

在具体判断因果关系的构成时,基于同一赔偿原因所生直接结果之损益,成为不可分离或合一关系者,或是基于同一赔偿原因所生间接结果,彼此之间或与直接结果为不可分离或合一关系者,均为有相当因果关系。例如,违约为海上运送,因途中船舶沉没而受损害,他方为海运而节省的费用,即为利益与直接结果不可分离。

四、最高院以原判决未适用“损益相抵规则”为由,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广西南宁凤凰纸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凤凰纸业公司)因与南宁禀晟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禀晟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6)桂民终360号民事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凤凰纸业公司再审申请理由有四,其中一点,凤凰纸业公司认为,即使其应承担损失赔偿责任,因禀晟公司并未实际履行完毕全部合同义务,凤凰纸业公司也不应赔偿禀晟公司的全部预期利益损失。二审判决依据《广西南宁凤凰纸业有限公司蒸汽及冷凝水回收利用节能改造项目节能量审核报告》(以下简称《审核报告》)计算方式要求凤凰纸业公司全额赔偿,未考虑客观上存在运行不正常等因素,有失公允。况且禀晟公司在不需要负担新的项目维护成本之前提下却能获得合同履行时的节能效益分享款,也有违公平原则。禀晟公司在有关函件中已自认该项目实际投资为1590万元,其实际损失至多不能超过该数额。

上述观点,充分理解并运用了计算和认定可得利益损失时的“损益相抵规则”。经最高院查明,一、二审判决以《审核报告》为依据在计算预期利益损失时并没有考虑禀晟公司应当支出的必要成本,使得禀晟公司在不需要承担任何后续义务的前提下享有节能效益分享款,明显存在逻辑错误,有失公平。一、二审未对禀晟公司每年应支出的成本予以查明,凤凰纸业公司的再审请求成立,予以支持。

最终,最高院裁定撤销原判,本案发回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参考文献

[1]杨立新·论损益相抵[J]·中国法学·1994年第3期:72-79

[2]曾世雄·损害赔偿法原理[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237

[3]韩世远·合同法总论[M]·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759

[4]韩世远·违约损害赔偿研究[M]·法律出版社(1999年版):412

[5]韩世远·减损规则论[J]·法学研究·1997年第1期:144-158

[6]史尚宽·债法总论[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300-311

[7]崔建远·合同责任研究[M]·吉林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200

Copyright © 2018 武汉流光设备有限公司 鄂ICP备18016868号